「记忆碎片」我对贵州充满着好奇

发布日期:2022-08-09 20:5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很小的时候,我只知道上海以外的宁波,那是父母的家乡,有我的大姨和二叔,还知道有个洛阳,那里有我的二姨。我根本不知道距离上海千里之外有个叫贵州遵义的地方,更不知道我在那里还有一个大舅舅。

  有一天,我和洛阳的辉表弟在外婆家门口玩,突然来了一男一女两个人,那男的很高很帅气,报了我外公的名字,问在家吗?我问他是谁,他问我是谁?来来问了好几次,暗号一直没有对上,我不认识他,他也不认识我,所以我就不再搭理他了。

  大舅妈对外婆做的菜一点都吃不惯,总说没味道,不好吃,外婆说她真难弄,别人都爱吃,就是她吃不来,加上两人语言不通,外婆说的是宁波上海话,大舅妈说的是遵义土话,交流起来常闹误会,后来外婆就让大舅舅当翻译。

  好几次看到大舅妈在吃饭时偷偷从带来的包里拿出一个大口瓶,从里面倒出红红的酱拌在饭菜里吃,吃得很香。我和辉弟看着眼馋,问她是什么,她也不告诉我们,只是说小孩子不能吃。她越是神秘,我们越是眼馋。

  那天,大舅舅带着大舅妈去照相馆拍照,我和辉弟悄悄地打开了那个神秘的包裹,取出大口瓶,用调羹挖了一勺,他一口我一口的尝了起来,哇,阿噗,辣死宝宝了,那个是辣死人的辣酱!

  过完蜜月,大舅和舅妈回贵州去了,后来再来时已经有了大表妹,大表妹的名字和我一样,大舅舅说文文这个名字是他们先用的,我是上学才改,但年龄大,我就是大文文,他们家的就叫小文文,可家里有血亲的人从不叫我文文,因为我有专属的乳名。

  二表妹在上海出生,与我的生日是同一天。我清楚地记得二表妹出生时因为大舅妈酷爱吃辣,玲妹妹生下来后没有头发,头皮发红,还有很多的疹子,样子看起来很吓人,抹了很长时间的药膏。再后来贵州的大舅有了老三,是个儿子,他曾带着小三子来上海看阿爷阿娘,这好像是我唯一见过的小三弟弟,小三取名毅,大舅说有遵义的含义在。这次暑假的相聚是我和贵州弟弟妹妹们的最后一次相见,而和大舅的最后一次见面是外公去世时。

  大舅妈一共来过上海两次,一次新婚,一次生老二,她一直说不喜欢上海,吃不惯上海的饭菜,还有就是对上海人家的蜗居很不满意,加上遵义到上海路途遥远,当年的通讯、交通都很不方便,所以大舅一家一直是外公外婆心中的遗憾。

  如今,大舅早已不在人世,而我还一次没去过贵州,我对那里充满着向往,那里不仅有黄果树等名胜景区,更是我大舅工作和生活的地方,我一定会去那里走一走、看一看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